中国文明网总站 各地文明网站
专注顶上功夫60载 坚守毫末技艺度春秋
来源:平潭文明网 发布于:2018-12-14 09:59

林清手上拿着一把刮刀,认真细致地给客人理发

理发修面的工具

林清在荡刀布上打磨剃刀

林清给客人修面

洗发设备老旧

不少老顾客来找林清理发

老物件展馆内的剃刀工具(郑邦胜供图)

  俗话说:“剃头铺,老靠椅,一把剃刀剃到底。脑壳剃得光溜溜,不用吹风只洗洗。”这是对以前剃头师傅高超技艺的说法,推子、剪刀、剃刀、毛刷、篦子、磨刀布组成了全套的老式理发工具。

  为了还原老式剃头手艺,近日,记者走进老城区,找到一家老式理发店。这里没有花式洗剪吹,也没有时尚漂染烫,只有一位83岁高龄的剃头师傅林清,和一屋子老物什,数十年如一日,为念旧的老伙计们打理头上的三千烦恼丝,一心坚守在这个老行当里。

  老人

  手起发落技艺深

  11日,岚岛迎来久违的晴天。早晨7时许,记者一行来到位于老城区海坛东路的理发店,这也是老街上屈指可数的旧式理发店。此时周边的店铺还未开张,只理发店已开门迎客。浅蓝色的两扇木门敞开,一位客人正坐着理发,让人恍然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。

  走进店内,眼前是一位身着格子衬衫和西装外套,头戴一顶帽子的剃头老师傅,整个人看起来格外干净、精神,他就是83岁高龄的剃头师傅林清了。他手上正拿着一把电推子,认真细致地为客人理发,简单招呼过后,又不紧不慢地继续手头上的动作。客人眼睛微闭,神情安然地享受着每一道程序。一切都很寂静,偶尔听到的,是推子在头发上有节奏的闭合声,以及刮胡刀在皮肤上遇到阻力的沙沙声。

  “洗完头后,我们还会为客人修面,修去脸部杂毛,让面容更干净。”林清说着,用热水浸透毛巾,带着腾腾热气敷上顾客的脸。须臾揭开毛巾,在除五官外的脸部涂上肥皂沫。然后取出剃刀,老道地在油光的荡刀布上,唰唰打磨,待剃刀变得锋刃可鉴时才停手。只听见锋刃贴着脸皮,发出“噌噌”的细响,掠过眼皮和耳郭,将客人整张脸上的汗毛全都细细刮去,就连耳朵内外,也会仔细用刀剃刮。客人半躺在磨盘椅上,任由锋利的刀刃在面部缓缓地运行——利而不灼、行而不滞。

  待修面工序完成后,林清为客人轻轻地修剪鼻毛,再从桌面上拿起毛刷,将杂毛扫干净。这样,一个完整的剃头工序才算完成了。整套工作下来,收费不过15元。

  老店

  宾至如归温情淌

  环顾店内四周,墙上悬挂着三面大镜子,镜子下面紧挨着木制柜子,上面堆放着剪刀、剃刀、毛刷、篦子等工具,推子挂在墙上,仔细一看,上面写着“双箭牌 新中华刀剪厂”等字样。三把极具年头的椅子上随意搭放着理发衣和洗头毛巾,陈旧的外形见证了老店的历史变迁,一切陈设都充满了复古传统的味道。

  时间不过上午9时,店里已经有三四位老人在排队等候了,几乎都是已经熟识的老顾客,便左右交谈起来。“和现代年轻的理发师不一样,老师傅有责任心,剃头‘轻’、‘细’,我们都习惯在他这边剃头,放心!”其中一位75岁的老人游恩云说,林师傅从事这个行业六十年了,他也在这边剃了二十多年的头发。

  在与几位老人家的交流过程中,他们对旧式理发店的需要与眷念溢于言表。“老师傅手艺好,整套剃头修面的功夫很到位,在这里剃头太舒服了!”正在剃头的客人韦锋告诉记者,自己早晨特地乘车从金井湾区域前来剃头。“我是江苏扬州人,来平潭一年了。我们扬州最出名的就是‘三把刀’,在老师傅这儿,我找到了熟悉的感觉。”韦锋怀念地说道,虽然乘车往返需要一个小时,但是他认为一切都值得。在他看来,不管哪一个地方,都应当适当保留老街和老手艺,这是对过去时光最好的尊重。

  虽然店面老旧,客人们却丝毫不显豫色,除了林师傅理发功夫好、价格公道,还有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在这家老店中默默流淌。

  老派

  传承手艺需新变

  据民间收藏家郑邦胜介绍,平潭的剃头手艺与剃头担子息息相关。有时遇到村庄不大,剃头的人不多,剃头师傅就挑着担子走村串户,看看哪家哪户需要剃头,就随时停下脚步。剃头匠的挑子,一头挑着板凳和工具箱,一头挑着火炉和脸盆,所以便有了一句知名度很高的谚语:“剃头挑子一头热”,既形象又到位。村里人们对剃头的要求也很高,手上的刀工得到位,才能留得住老顾客。

  如今,整条老街只剩下了两家旧式理发店,为部分念旧的老人家剃头修面。“随着时代的变化发展,老街的老手艺也渐渐没落,这是一种现实发展的趋向。年轻人很少接触到旧式理发店的手艺,更喜欢追求时尚潮流。而老年人的怀旧情感比较深厚,因此仍然会选择老式理发店。”民俗专家赖民告诉记者,老式理发店只有通过对环境、对顾客需求做出选择与改变,才能够继续将这一份传统的手艺延续下去,将这一份古老的平潭记忆保留下来。(平潭时报记者 林祥鹭/文 林映树/摄)

主办单位: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工委党群工作部
运行管理:平潭文明网
E-mail:pingtanwm@163.com